李青莲

世界第一杀妈殿下·李青莲

求助帖(占tag致歉)

救救孩子(???)

占用各位的时间了,抱歉。

这儿李青莲,暑假的时候看了一篇杰佣文,具体名字忘记是啥了。

感觉,文笔超棒,故事也fantastic,真的看得我眼前一亮。那时候我刚入lof不晓得怎么收藏,就,看了一遍就,找不着了,因为当时暑假太太们产粮特别多。但是我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欢那篇文。

讲的故事大概就是杰克是个海盗(非常绅士的那种),奈布是个小王子(文章里面好像说他在王室里面不怎么被重视),然后杰克去攻打奈布的国家的时候奈布就站出来说他自愿去当人质,之后杰克就把奈布押到船上开船跑了(然后中间有一点肉emm),最后杰克又把奈布送回家结果杰克被官兵逮着了,最后在行刑的那一天奈布突然跑出来跟杰克打了个啵儿(好像是打了个啵儿)他俩就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x

我超喜欢的,如果有杰佣同党收藏这篇文了,麻烦小窗敲敲给个链接,谢谢。

阿里嘎多。

我。

救救老爹?

挖狸八爪:

宣宣♥♥

照夜玉狮子:

嗨大家好,我是白鸡教主。

目的是宣一个名叫【白鹊一窝】的王者荣耀白鹊同人cp群。

群号:608229845

P1群标。

p2-p5是白鹊一窝曾经举行的一个活动。叫【百人签】。含义是写满一百份对白鹊夫夫的祝福,上传相册,集满会在参与人员中随机挑选赠送白鹊周边。

p6-7是群相册里的满满的白鹊粮,刀糖都有。成员可以任意创建群相册,把自己的白鹊粮倒腾进去,可以当做纪念也可以造福同党。还可以在别的宝宝建的屯粮档里随意投自己的作品。(一切作品皆由作者本人投入,未经允许不可随意使用,但是粮的作者都在群里很方便就能要到授权。)

P8白鹊cp原创同人歌。

p9关于白鹊一窝。


白鹊一窝是一个特别综合的cp同人群。

我们目前举办过:

1.【春天到了是该发情的时候了】王者峡谷白鹊夫夫截图活动

2.【暑假迷茫开房间】公平竞技凭战绩得皮肤

3.【百人签】写满一百份对白鹊夫夫的祝福,上传相册,集满会在参与人员中随机挑选赠送白鹊周边。

4.【白鹊一窝一周年庆】白鹊夫夫语c结婚,白鹊cp同人问答1月2日周年庆狂欢夜。

以及白鹊一窝主办的活动:

1.【2018白鹊日播种日】

2.【2018白鹊日秋收日】


白鹊一窝展开的【文画小课堂】,像是板绘教程,景物描写方式,枪械知识,西方怪物科普等等各类课堂不定时开课。讲完后有记录在群相册。


更多福利入群咨询群管理。


白鹊一窝的练笔使用的工作室作为白鹊一窝的附属群【大秦咸阳城国0税 局】,专门每月命题产出白鹊粮,并且分类锻炼文手写作短板,比如文笔略逊段落连接人物动作描写不连贯这类针对练习,互相探讨。工作室审核群门牌号:646215027


千万不要觉得高大上,第三任群主是个白嫖的傻屌文手。

欢迎来到白鹊一窝,归群如归家,改马甲接受调戏。

于2017.1.2建立。我们是一路走来。

再重申一遍!加入我们吧!我们一起傻屌一起浪!一起走过海角天涯!我们在白鹊的车上,请一路走到天亮!

【白鹊一窝】门牌号:608229845


诗情绕树鹊难安。

趁我还没凉透赶紧苟一波

p3p4是个真实的故事

嗨呀这破笔,墨干了都。

站tag致歉

!沙雕脑洞慎入

?不站殓园

。最后一张图表明立场

我想试着为遗照做贡献,但是约瑟夫的头发太难画了,蓝瘦。


这谁家的崽儿,抱走了。
蹭个tag
p1之后全都是上课摸鱼。
不会用水粉(死目)

占tag致歉
一个凶残小园丁(并不
emmmmm这个勾线笔最近老断墨,我hsjwkfjdkejxnd(心情复杂
@唐合FiSH 给亲爱的画的图。
爱你❤

杰佣中篇《擦枪走火》连载

一、
“今天下午三点十分的会议,奈布先生您一定要来。”
“知道了。”
奈布挂了电话,瞅了眼手表又看了看窗外。
下雨了。
还有十五分钟。
“抱歉,房东先生,房租涨价没关系,我会按时交的。”
“这是我的房子,现在我要搬走,把它卖出去,您无权干涉。”
“可……”
“没有可是,好了,我的话就说到这儿,搬出去。”

伦敦的雨总是那么频繁,在雨的笼罩下,整个城市似乎刷上了一层浅灰色,是那么寂静,仿佛染上了凄凉,空气在雨中清新了几许。街上一把把黑色的伞移动着,雨滴打在雨棚上的声音传递在雨中,浑浊一片。

“真烦人,案子没完,房东又翻脸闹事,我可不想丢了房子又丢工作,只怪英国人屁事太多。”
奈布没有兴致欣赏雨中的伦敦,低声发着牢骚,扯了扯兜帽在雨里低着头匆匆走着,突然眼前出现另一双脚,他的瞳孔微微缩小,一个趔趄和那双脚的主人撞了个满怀,他惶恐的抬起头说了声对不起就准备继续赶路。
(注:奈布抬头看杰克是因为尼泊尔人的身高一般在160左右,所以对于他们来说英国人的身高比他们高)
不料手腕被那人拉住了。
“奈布·萨贝达先生,您看起来似乎很急,违约可不是绅士的行为。雨下得这么大,这样下去会感冒的,作为一个医生,看着别人生病是很难受的事,我的车就在附近,需要我送你一程吗。”那人递上自己的名片——心理医生,Jack。
“谢谢您的好意,我不会这样麻烦您的,先生。”奈布接过名片向人鞠了一躬便绕开人群走了。

“什么,他怎么知道我叫什么名字。”
坐在会议室里面的奈布突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整个下午都是那么恍惚,就连上级讲的关于开膛手的抓捕方案他都没听进去。

eight o'clock
他在想着两件烦心事。本来就是从尼泊尔调过来的警察,还不包食宿,不得不说现在的人有多吝啬。他想着想着,突然想起也许那个“热心”的心理医生可能会同意把他的诊所腾出一个房间借他休息几天,反正都是男人也没关系,至少不会落到无家可归的地步。无可奈何,他还是拨通了Jack的电话。
没人接。
他估计有事吧。
没事,还有两天,会有办法的。
还有六天,如果没有捉拿开膛手归案他也许就会回到祖国了。
又得看着憔悴的母亲彻夜痛哭,弟弟妹妹们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,父亲的墓碑前稀稀落落的长着几株野草。
被战乱搅得支离破碎的家。
看着他们每天都在这样的活着,比当佣兵时被敌人打得遍体鳞伤,在包扎时从深深的皮肉里取出鲜血淋漓的子弹还要难受。
我是为了什么才四处奔波的呢。

eleven o'clock
同事突然打来的电话惊醒了他。
“奈布警官,在吗!今天午夜开膛手又会出动,地点是……白教堂街区32号,受害者目测还会是女性!”

杰佣中篇《擦枪走火》连载

#血腥主意##看标题就知道这篇文肯定很正直#
序——
午夜
随着一声凄惨的尖叫,小巷里有个身影倒下了。
男人一脸嫌恶地看着地上被开膛破肚的女性躯体——内脏血淋淋的暴露在空气中,肠子被扯出来甩在地上。
他不紧不慢地拿出一张纸擦了擦左手指刃上的血污,然后扔在这人脸上。
最后,他在他的“杰作”旁,放了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,玫瑰花茎上绑着一条白色丝带,上面用死者的血写上他的名字“Jack”。

次日
“名字。”
“抱歉,奈布·萨贝达警官,她没有真实名字,但那个妓院里的人都叫她Lucy。”
“职业。”
“……妓女。”
那个名为奈布的人蹙眉,左手撑起头叹了口气。
“这已经是第三起妓女被害案了,还是相同的死法,且,她们的尸体旁都有一朵玫瑰。”
“您的意思是……作案的是同一个人?”
“这不废话吗。”
“上级说从明天开始要在一周内逮捕他。”
“真棘手啊……雾都开膛手——Jack,他来了。”